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专业人员/Expert》07, 09情节地点,伦敦摄政街,BBC广播大厦/诸圣堂。
这两天在伦敦旅游,我自己找自己本子的取景地可还行了。
p1p2现场拍摄与插图对照(图/红苦艾),p3是海尔森站立地点看谢伊的角度,其实是台阶下,p4文章节选。

【高亮!】这是一个非常严肃正经的本宣+印调!

书名:《专业人员/Expert》
cp:海尔森·肯威/谢伊·寇马可
文:Codex/燕然
图:Sunsetagain/红苦艾
规格:32开,3.2W字,约55页,黑白无料
备注:由于作者太过任性(误),此本可能也可能不在7.30的slo11出现。然而!可以邮寄!邮费你自己出我不管(穷)!

图为封面封底,有意者请在评论中留名,并说明需要的本数。
联系方式(QQ):1330272930(请在验证中注明来意,需要邮寄的可以直接甩地址。)
p.s. slo当天(如果我真的能赶上的话)大家可以凭lofID来取。
p.p.s. 谢谢,爱你们哦。啾。

【AC】Expert/专业人员 -番外-(HSH,现代AU)

[听说有人想看他们互相捏小手]

【AC】Expert/专业人员-10- [终](HSH,现代AU)

[感谢每一个等我更新到现在的人,也感谢每一条评论]

前文戳此

[强推创作BGM:“Lightening” by Guy Sebastian]


------

      Haytham乘警车到达现场时,Shay已经做完了笔录,正坐在救护车尾端大门敞开的阶梯上。他没穿上衣,胸前的伤口被简单处理了一下,一卷绷带从左肩裹到右胁,雪白的纱布间隐约能看到猩红。狙击手身体前倾,手肘支撑在张开的膝盖上,眼神放在远处没有聚焦。

      一条黑黄相间的警戒线将他们分隔开来,显得刚走出...

【AC】Expert/专业人员-09-(HSH,现代AU)

mdzz敏感词。传送门如下。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AC】远航(HSH,清水无差)

[主要角色死亡]

[突然思念过去,遂整理旧文,略作修改后重发]


------

      海尔森·肯威的生命中有两个船长,一个曾经立于他身前成为他追随的脚步,一个如今站在他身后与他并肩作战。

      “左满舵!炮手集中到右舷!不要让敌人登舰!”一身黑红色衣装的骑士一手稳稳端着气步枪精准命中敌方船上的火力中心,一手朝不远处舵手的方向打着讯号。他几乎是嘶吼着在发出命令,因为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相隔两米以上便什么都听不见。...


【AC】Expert/专业人员-08-(HSH)

[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忘了更新...是的你没看错,我,忘,了。]

[还有人记得这篇文和我这个不负责任的作者吗(哭笑)]


      疼痛,像一个富有生命的个体,以一个点为中心层层放射。他穿过肌肉和骨骼,在皮肤下层游走,然后于一个着力点骤然收紧,一环一环扣在神经上。Haytham不太记得清自己受伤当时的感觉,他几乎是在中枪的同一时刻失去了意识。不过他能确定,现在的感觉就是对当年轻易逃过痛苦的代偿。

      他坐在证人席上,还是同一个位置,只是相隔一个过道的椅子始终是空着的。Haytham感到自己的领子被冷汗打湿,但是良好的自...

【AC】Expert/专业人员-07-(HSH)

[听证会,从这章开始要进行一部分记忆闪回和场景转换的写法]

[这几天又把杀死一只知更鸟看了遍,觉得在法庭上律师向证人提问那个语气简直是要逼死人…当然听证会不是正式审判,会好一点]

[继续不要脸地求评论x]


     这个季节的伦敦多雨,事实上,这个城市一年中甚少有不是多云的天气。灰色的天空像是一块织好的布匹,将潮湿和低压蒙进楼厦和街道之间。天际尽头涌动着稍深的颜色,如果仔细端详能看出是积攒已久的雨云。

     电视上的新闻单调地呱噪着,在天气预报播出前Haytham就已经预知了今天的气象。从早上睁眼的第一口呼吸开始,...

【AC】Expert/专业人员-06-(HSH)

[Elise的客串(?)突然脑了个此世界观下法棍BG的剧情,也许会写出来然而肯定得等这篇先完结]

[剧情终于有了质的进展...同时是爆字数的一章,将近五千字]

[求评论啊求评论…感觉和你们互动是我现在唯一的填坑动力…]

[没啥别的的东西可供我叨逼叨,于是直接上文]


     Shay放松地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靠着靠背。黑色的皮夹克被脱下来搭在一边,针织衫的袖子也因为温暖的气温而捋到了半截,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他金棕的眸子安稳地凝视着对面沙发上的年轻女性,静静地等对方把手中写字的笔停下来。

     “我们就从你的最近开...

【AC】Expert/专业人员-05-(HSH)

[时隔很长的更新,希望大家还记得前面的剧情lol]

[名侦探鳕鱼和毛利小李子(大误)]


     右侧眉骨的伤已经不再流血,血液凝成血痂,刺痛转为胀痛。Shay端着手枪,像所有合格枪手一般,他的手没有丝毫的颤抖。他瞄准的是一名同样身着黑色的女子,月光把她姣好的面容勾勒得一片惨白。两人对峙而立,街道另一端有隐约的警笛声。

     “能把我追到这个地步,你出师了,Shay.”女人在枪口下也不显得慌张,反而笑了笑,像在看一件出自自己之手的艺术品。

     “你从未教给我什么,Hope.”Shay...

1 2

© Codex_燕然未归 | Powered by LOFTER